首页 > 捐赠鸣谢 > 捐赠故事

冯燊均: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2018.09.30

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张凯代表学校签署大成国学基金协议

慈善文化在我国源远流长,它凸显出来的是传统的士大夫精神———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当今的华人文化圈,这一文化价值得到发扬光大,而“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就显得十分重要。于是名商巨贾有以公益为业,甚或散尽家财,报答众生与社会。在香港,就有这样一位老先生,他的思想和人格、行为与善举,就如同他一生所钟爱的“国学”一样,其质温润,其心坦荡,其情高洁。这如同玉石一样的品格,让我们不得不肃然起敬。他,就是大成国学基金创办人、香港广义和船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冯燊均先生。

冯燊均从小就和传统文化结缘,在《三字经》与《弟子规》的滋养下长大,后来留学英国,晚年又遍游祖国各地,发愿要联合各界力量,共同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为此,他踏上了一条漫长的慈善公益之路,寒来暑往,不辞劳苦。就在今年6月,他刚刚与夫人鲍俊萍女士一道,向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赠1.5亿元人民币,用于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以开展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关的课程、教学、研究与活动。

冯燊均还在很小的时候,父亲以身作则,把爱心与慈善的种子播撒在他心田,告诉他要多帮助别人。上世纪90年代,他在香港捐建社会服务大楼,以父亲的名字命名,以传承父亲身体力行的美德———忠诚、吃苦、助人,然而父亲所教给他的,远不止于此。

那么,在冯燊均人格养成的过程中,父亲的影响还有哪些呢?最主要的,就是从四岁开始,把他送进私塾,接受传统文化的教育启蒙——《三字经》《千字文》《大学》《中庸》……让他明白了“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裕于后。”父亲虽然没上过学,但极其重视他的学业,除了检查功课外,还督促其每日练习毛笔字、读报。

上世纪30年代,参与塑造冯燊均人格的,不止父亲一人,还有出身黄埔的小学校长,常利用课余时间教导他如何爱国,使其大受裨益。当时日寇侵华,让冯燊均下定了“绝不当亡国奴”的决心,树立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价值观。不久,香港沦陷。父亲仍保有崇高的民族气节,拒绝日本人所给予的优厚待遇,不做汉奸,因此锒铛入狱,受尽日寇折磨,导致身体早衰而不幸早逝。这对冯燊均来说,是十分伤痛而且刻骨铭心的一课。

为了子承父业,冯燊均于上世纪50年代留学英国,学习造船技术,以重振“广义和”船厂。“广义和”三个字,都与传统文化有关(“广”用孟子所言“居天下之广居”,即居仁之意。“义”用孟子所言“义也者人之正路也”即由义之意。“和”用孔子所言“君子和而不同”以及《中庸》所言“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广义和”的意义就是“居仁由义,和而不同,广结善缘,天下之达道”)。可见在冯先生的思想深处,国学根基何其深厚。

需要提及的是,母亲在冯燊均的青年时期撑起了整个家,虽大字不识,却深明世事,掌管财务,送其留洋,奠定了“广义和”日后的兴盛。后来冯燊均捐款大屿山宝莲禅寺,就是为了表达对母亲的感恩。

上世纪60年代,在母亲与姨丈的辅助下,“广义和”船厂生意兴隆。达则兼济天下,冯燊均开始践行他的慈善心愿,并把主要方向指向教育领域——香港浸会大学,这是第一家受捐助的高等学府。

实际上,早在抗战初期,冯燊均便已参与“伤兵之友”募捐活动,为击退日寇尽绵薄之力。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财富日益增长,冯燊均的目光开始投向内地,关注面更广——华东水灾,亲身视察,捐“西湖冯镒学校”;在大西北,恰逢97盛事,以“庆回归”命名捐建中学实验图书楼;在大西南,捐校十余所;安康计划,他又捐建住院大楼……

物质扶贫之余,冯燊均和夫人鲍俊萍还发起“中华义理经典教育工程”,成立“国学基金会”,广聚同道之士,大力弘扬传统文化。冯燊均和夫人认为只有推广中华文化,方能培养港人的“民族归属感”与“国家认同感”,并增强港人的文化自信,做有中国心的中华儿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中华民族要在自己的传统文化中安身立命,需要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须长时间推行,故冯先生把毕生所积财产用于支持国学项目建设,并由夫人鲍女士承接推动。


基金会的前期发展,主要活动是召开研讨会,资助地方民办教育单位等,冯燊均曾到过青岛、榆林、兰州等地,与师生沟通。2006年,冯燊均捐资香港浸会大学,以支持珠海联合国际学院,2015年,捐资香港中文大学成立国学中心;继而开启国学推展计划;2017年,冯燊均捐资香港教育大学,以加强准老师的国学基础,为香港的基础教育注入国学元素做好准备;开办互联网视频栏目《轻谈国学歌风雅》,面向大众,有说有唱,寓教于乐,以轻松的方式讲解传统文化及其精神价值;此外,为了让更多人接受正规教育,今年冯燊均再捐资1.5亿元启动“大成国学人才培养计划”……

“大成”之名,取自孔子“大成至圣文宣王”的圣号,代指至圣先师孔子。冯先生一生热爱传统文化,希冀国学经典进课堂,进教材,进校园,贯穿整个国民教育系统,为传统文化的复兴打下坚实的基础,冯燊均和夫人鲍俊萍的宿愿因这一计划得以实现。

在捐赠仪式的现场,86岁的冯先生坐在轮椅上由工作人员缓缓推上发言台,现场掌声热烈:“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民族的复兴,重点必在学校的正规教育,而教育的着力处又应在本民族先圣先贤的智慧学问。”冯先生说道,2017年《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发布,“读到这份文件,我心中无比振奋,久久不能成眠。愿尽绵薄之力,支持国家完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工程”。

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教科卫体委员会主任、

教育部原党组书记、部长袁贵仁为冯先生颁发捐赠证书

据了解,支撑冯燊均慷慨解囊的原动力,是他的家国情怀——当年,国家贫弱,父亲因日本人迫害而间接致死,自己留学英国又被当成二等公民;而今,国泰民安,冯先生愿舍财成义,回馈国家。他所做的一切,不图名不图利,矢志报效国家和社会。

热衷慈善的冯燊均先生,几十年如一日,过着简单而质朴的生活:旧房子,破沙发,老家电,普通汽车,就连写字楼的家具,也是从船厂搬过来的二手货,物尽其用。这么一位自奉节俭的老先生,对于有需要帮助的团体却毫不吝啬;冯燊均又身体力行,亲身参与所捐项目的活动,与受助者一起,与他们联欢,诵读国学经典。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冯燊均很早就养成“仁爱”的思想,随缘乐助,支持香港红十字会、抗癌基金会,还有一些老者团体、幼儿团体、妇女团体、福利会的工作,在社会服务方面投入很大。在他眼里,一切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有益于人民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有人粗略统计,冯燊均自上世纪80年代捐款香港社团开始,已累计捐款超过三亿元人民币。

现今的冯燊均先生,健康每况愈下,多次进出医院,但仍心系国学复兴事业,期盼更多学术力量的聚集,以及政府的介入,共同完成此千年大计。

冯燊均先生是一位坚贞的理想主义者。与其他香港富豪在内地捐助的善举不同,他专注的领域只在国学———不仅资金到位,人也参与进去(冯先生会在陕北的大山里参访山区学校,探望学子)。

以北大袁行霈教授的大雅堂为例,它是一个国际汉学研究基地,在学术界甚具权威,负责在海外发扬推广中国传统文化。在需要的时候,冯燊均先生及时给予资金支持。

虽非学者,冯燊均先生却有学者的涵养。从小熟读经典———《论语》、《孟子》等,留下诸多眉批和注解,这对他日后的国学复兴事业大有帮助。现在,他知道怎么去扶持文科的研究计划,哪个地方需要用钱。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培养更多的国学老师,更愿造就国学大师,哪怕只有一人,于愿实足。

此外,作为一位民族主义者,冯燊均先生不遗余力地践行爱国立场:他反对以西方视角研读国学经典,真可谓顶天立地真国士。

冯夫人鲍俊萍女士多年来一直相伴左右,辅助其事业。夫妻二人诚如“乾坤合德”,相得益彰(冯先生称呼夫人为内子,夫人称冯先生为外子)。

实际上,自冯先生体衰后,很多事情由夫人操持,包括各类研讨会、项目运作等;而未来的国学复兴大业,夫人也会一力承担。

冯燊均团队要做的事情,就是顺应中华崛起的形势,复兴经典义理之学,让中国人在文化层面成为真正的“中国人”。

学习传统文化,践行文化精神,可以培养高尚的人品;律己以严,待人以宽。不一样的精神世界,不一样的人生观,体现出对公私义利的不同态度。

我们的传统文化如无尽的宝藏,有做人行事的重要准则,有安身立命的宝贵指引,人们一旦得到传统文化的滋养与熏陶,便会在心底产生美好的向往和追求,冯燊均先生就是如此,自从得到传统文化精神的滋润,他的灵魂深处便升腾起炽热的情感,一直支持着他走利济苍生而不求回报的道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冯燊均坦言内心的一个改变是,人需要有崇高的品德和强烈的爱国心。传统文化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提高了他的文化修养,加深了他对历史的了解。

做慈善,复兴国学,让自己的财富和理念与社会大众分享,是很高的一种境界。冯燊均为此付出了很多,他用了30年时间坚持做国学公益的事情,亲力亲为,可谓慈善界的楷模。

古语说,君子比德如玉,冯燊均先生担得起这六个字!

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拜会冯燊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