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访问交流

TEDxBNU“放胆卓越”冬季论坛于我校京师学堂召开

2015.12.01


2015年11月29日下午2:00,TEDxBNU“放胆卓越”冬季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学堂召开,本次论坛由“师想会”发起,TEDxBNU执委会组织举办,蚂蚁金服商学院独家赞助,北师大教育基金会作为校内合作伙伴给予支持。TEDx是由TED官方授权,由本地的组织者独立策划的TED风格的会议。


本次活动邀请到了原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播郎永淳,以及六位参与主题演讲的各界精英,包括中国新艺术音乐歌唱家龚琳娜,北京师范大学校友、全球青年领导力联盟(GYL)创始人张萌,“Yes想要”app和内购网创始人CEO蔡虎,创业邦CEO南立新,时趣Social Touch创始人CEO张锐,著名媒体人、学者吴伯凡。



精 气 神

——龚琳娜(中国新艺术音乐歌唱家,音乐教育项目“声音行动”创办人)


从小我就特别爱唱歌,学了无数的家乡的民歌,12岁那年,我被选出来代表中国少儿艺术团去法国演出。那是1988年,那个时候的中国不像今天物质这么丰富,那时候中国基本上连超市都没有,我记得我第一次去巴黎,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超市,一进去看,眼花缭乱,好多不同口味的酸奶,还有各种各样的巧克力,我特别想买,可是摸一下兜里,没有几个钱,买不起。心里有些许自卑,因为我看到我的祖国没有像欧洲那样富裕。可是在晚上,在舞台上我们开始演出了,那个时候,我就唱着家乡贵州的各种各样不同的民歌,当时我唱完这些歌以后,演完出,全场的老外起立啪啪啪啪,整齐的鼓掌,而且他们就不走了,我们在哪儿演出,好多观众就跟到哪,已经有了粉丝。我12岁的年龄里就突然明白了一件事,通过唱歌、通过音乐,可以打开文化的、语言的、经济的、政治的隔膜,可以把所有的人心都连到一起,因此当时我就有了一个梦想,长大了,我要当一名歌者,我要把中国的音乐传到世界,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梦想。


有了这样的精神梦想追求以后,我就得付诸实践。因此我考上了北京,考到了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和大学,学了7年的中国声乐训练。大学毕业以后,我又以全校的第一名,当时也是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央民族乐团,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的歌手,我觉得可以在舞台上大干一场,当时有很多的演出邀请都是晚会性的,在我人生当中记忆最深刻的一场演出,是在南方的一个城市,要去唱那个城市的市歌,这首歌是新歌,我不会,我要去演出的头一天才拿到了谱子,然后我进录音棚,把这首歌录下来声音,第二天就带着这个音乐到这个城市去演出。那天是下午2点钟开始的整个晚会,我的演唱是这场晚会的压轴,最后一个上场。上万名观众在城市中心搭了一个大舞台,音乐一起,我穿着我华丽的服装,徐徐的走上舞台,该我演唱的时候忘词了,反正也没关系,是假唱,可是这大白天的,我不能让人看出我是假唱,我就把这个麦克风死死的对着我的嘴,紧紧的,然后顾盼生姿的,随着音乐节奏就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当我看到上万双观众的眼睛,每一双眼睛都真诚的看着我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他们的眼睛像一把一把的宝剑,全部都撺到我的心里。


我这是做什么?我在欺骗观众。我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我在舞台上行尸走肉的假唱,难道我这一辈子真的要假唱下去吗?这不是我要走的路。我决定拒绝假唱,辞掉工作——一份有安全的,有固定收入的工作,我要走自己的路。我想找到我最真实的,最有能量的声音在哪里?在那个时候,我放弃一个稳定的工作和所有的演出几乎都没有机会了,是需要勇气的。


那么这个勇气从哪里来?中国有一句老话说,气沉丹田,丹田在小腹,在你的肚脐,一个拳头以下这个部分,我是这样练气的。人活一辈子,就是这口气,有了这个底气,我什么都不怕了。但是光有气,我还没找到中国音乐的魂,我还没找到我们的声音的根到底在哪里。细想一想,中国音乐有民间音乐和文人音乐,民间音乐里面有民歌、戏曲和曲艺,因此我要从根开始挖起,想想民歌,大家最熟悉的就是那首《茉莉花》,江南的茉莉花是这样唱的,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这是中国南方的茉莉花。那么北方的呢?北方怎么唱呢?好一朵茉莉花呀啊,哎呀哎嗨呦,好一朵茉莉花啊呀,这是北方味的,就有那个二人转的感觉,很直爽。河北的茉莉花呢?同样的茉莉花,他却把南方和北方混合起来,好一朵茉莉花哎哎哎嗨哎哎呀啊,这是河北的茉莉花。就光一首茉莉花,就让我发现中国这么大,每一个地方的民歌都是不一样的。


再说说我们的戏曲,戏曲有这么几千年的历史,那也是我们中国跟当今的歌剧是很像的,是音乐戏剧的形式,现在音乐学院都在学美声唱法的歌剧的时候,我就在想中国戏曲跟西方的歌剧最大的区别,在演唱上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几乎没人能回答,那就要好好的思考。西方的歌剧是高音、中音、低音,是按照声部来划分的,也就是音律。中国戏曲是花旦、老旦、青衣、老生、花脸、小生。中国的戏曲那是按行当,按年龄来划分,不同的行当就有不同的音色,你们说哪一个剧种里面,这是中国的戏曲还是西方的歌剧,谁的音色更丰富?中国的吧,是我们的吧。所以音色是我开始学习中国戏曲最根本的。《黄梅戏》的女声都是用鼻音多,所以我就说如果你想唱《黄梅戏》,你要学一学猫叫,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是不是在这儿?那么男声怎么唱呢?相反的反向,男声在脑后音,在这儿,绿水青山来相见(音),这就不细数了。这一下,我觉得我找到了中国音乐巨大的宝藏,如果我把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收集起来,我就可以创新了,任何传统都要创新才能激活它新的生命。因此这首歌,不就出现了吗?《忐忑》是不是?《忐忑》就运用了各种各样的戏曲的发声方法,并且作曲家老罗,也让他的绕弯,一直这样绕,一直绕,绕到层层递进,把我们心中所有的能量都够抒发出来。


其实每一个歌者,每一个艺术家都追求他的作品能够出神入化,所以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观众,把这首歌叫“神曲”。神是形而上的境界。好多人都说《忐忑》没词,我们好多歌有词,我和老罗已经十多年,一直在做中国古诗词的音乐,如何把我们传统的文学宝藏古诗词这一块,古代的跟现代的人的情感连接起来呢?那只有通过音乐,通过歌,所以今年我们有了一个机会,跟美国的乐团合作,我们做的主题就是“屈原”,大家看到这个照片是今年在纽约,唱2000多年前战国时候,屈原的诗,站在那个舞台上唱屈原的诗是跟天地鬼神相融,因此唱这首诗的时候,我就运用了大量的秦腔喉的方式,唱到最后,(唱《屈原》),任何创新都离不开根基,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太丰富了,所以我把它拿来,用到新的作品里,又赋予了它新的生命。今天站在这里,我可以给大家说,我特别的自豪,作为一个中国的歌者。当现在大家都认为国际化,所有的歌手都在追求唱英文歌,唱的要像谁谁谁,国际化不是模仿别人的文化,是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来告诉别人,我们跟别人的不一样。我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的舞台上和世界的舞台上唱出这么多的声音,这么多的歌,并且受到大家的喜欢,是因为我牢牢的把握住了中国文化的精气神。


我认为,在当下西方文化进入中国的时候,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个时候,我们要珍惜自己的文化,一定要爱护它,要扎根在我们的文化上,才不至于随着西方文化的屁股后面跑,才不至于丢掉自己的根。我会一辈子把中国的音乐唱出来,传出去,这是我的人生永远的梦想。



拥抱煎熬的幸福

——张萌(全球青年领导力联盟创始人,极北咖啡创始人兼CEO)


就在前两天,北京下了一场大雪,大家瞬间所有人的朋友圈仿佛都变成了北京冰雪节图片展的感觉,可是那个时候,我的生活却上演了一场人在囧途的真实版,因为我在机场被困住了30个小时。一路顺利是特别难的事情,但是又是我们特别珍惜的事情。


其实在我们人生这场旅途中,无时无刻不有这种一路顺利的案例。生活往往不给人这样的优待。2013年在第9教学楼,我开了一门课程,叫做《实用演讲与口才》,我说在场同学们,我们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最痛苦的记忆是什么?我们班级80个学生,当时让我非常非常的没有想到的是,90%的同学都给了我这两个字“高考”,他们说高考这是我20年来最痛苦的记忆。我是高考专业户,非常有经历。文科生理科生高考我全考过,文理相转换只有两个月时间,所以我是一个高考达人。


2005年,当时我考到了中国排名第一的专业,浙江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考了这个专业的时候,到一年的时候,我决定退学,让所有老师和同学们都匪夷所思。


其实我以前并不是一个好学生,在初中的时候,我是典型的问题学生,但是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第二天我们班主任把我们所有同学召集到一起,他们说北京申奥成功了,你们现在还不好好学习,他说初中学习好才能考到一个好高中,有了好高中才能考到好大学,有了好大学,才有机会当一名奥运志愿者。所以从2001年,鸡血一直打了4年时间,就考到浙江大学。很多人进到浙江大学第一件事情,拎着行李厢找师兄、找师姐,报个道。我第一件事情,我找老师,我怎么才能当一名奥运会志愿者去哪报名?老师说你在杭州上大学就死了这条心吧,因为杭州不是奥运会的主场地,我觉得4年时间,我上了一个列车,这个列车缓缓的从一个起点到一个终点,让我从差学生变成好学生,最好考了全国专业排名第一的学校,我多么荣耀的时候,最后告诉我说你买错了票,上错了车。


教导处主任说,张萌你真的就是浙大历史上第一个以想当奥运会志愿者为名退学的学生。因为我不能让自己后悔,我得证明自己,所以我就拼了命的去学习。但是我有一个幸福的终点,那就是考到了北京师范大学,我的母校。可能说这是一个终点,可能说人生处处无终点,我们一直在路上。考到北师大,我觉得自己挺牛的,想考什么考什么,百发百中,这时候我们学校外文学院的专业就进行了一次英语测试,全年级120个学生,成绩出来我差点晕了过去,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这么差,如果我想当外交官,你需要是年级前5%的学生,那也就是前5名,我当年的数字不在这里,我说这样子,我一辈子都当不了外交官。我特别喜欢这本书叫做《异类》这本书的作者提出过一万小时的定律,大概意思就是说,其实没有谁天生就是一个天才,如果你想取得某一领域当中的专家地位,你必须要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一直锻炼一万个小时,每天工作8小时,一周工作5天,需要你整整不断奋斗5年时间,还不能想其他的,这就是1万个小时概念,所以5年时间塑造一个专家。


我做了一个测算,一万个小时,我把它拆成一半和一半,因为大概北师大的学制16周的正常课时,英语专业的突击率来讲,学校赋予我们的课时大概5000个小时,意味着我需要独自学习5000个小时,才有可能成为英语领域的专家,因为当时我成绩真的太差了。


那时候我做出一个特别疯狂的决定,我做出了1000天的小树林计划,我刚才来的时候,我还绕过去看了一下,小树林就在第9教学楼前面那块茂密的小树林,选择这个地方,我也是用心良苦,因为旁边人看不到你,所以你不用担心被他人去取消你英语口语不是特别标准。那个时候,每天早上5点钟起来,坚持从早上阅读英语,大声朗诵3到5个小时,一直坚持1000天,再辅之以其他时间,我一万个小时,三年时间可以提前完成,1000天时间,我曾经在多次演讲当中说到,你一千天做同一件事情,甭说是三五个小时站在那里,就拿北京现在这种寒冬来说,在外边三五分钟时间,你都受不了,那种寒冷,至今我都铭记于心。我在外边站了大概三五个小时大声朗读的时候,就变成了冰淇淋一样,进入教室才感觉自己慢慢被解冻了,那种被解冻的感觉超级爽。最后你会发现,我曾经100天的时候,想过放弃,结果没有到100天的时候,我们的期末考试来了,我顺利的实现了top 5,当我放弃的时候,我发现这1000天的小树林计划,能够起作用,越煎熬,越幸福。


生活总会给你无数的惊喜,铸成了你人生的版图,你有机会参加各种各样的APEC会议,那个时候我参加了一个叫做APEC未来之声英语演讲比赛的选拔活动,我只想证明自己的英语水平OK,结果我却取得了全国第一名,那个时候生命赋予我太多荣耀,陪着领导人参加APEC会议,仿佛你在世界之巅一样,但是那些都是浮华的表面,最重要的是做一点事情。


2013年的时候,开始创办了中国目前来讲,非常非常不错的青年公益组织,两年时间,28个经济体,15万个全球青年领袖,我们打造了一个叫做魔鬼研习营,每天睡觉2到4小时,要有高强力的心力和体力双重折磨,为创业者专程打造的。不仅提供他们的导师、资金支持、以及项目计划的指导以及生活伴侣,我们同时更重要的是通过这10天的时间,让你的人生开始发生一些改变,让你对待世界的观点和看法有所不一样,于是你就会问,张萌你现在又在做自己的创业项目,一个全新的项目,一边是公益,一边是生意,“1+1”对于我来说是探索未来的未知,以及探索未来无穷的美丽,它等于无限。


我感觉幸福就像一锅汤,是熬出来的,越煎熬越幸福,也希望大家能够共同拥抱煎熬的幸福,永不放弃,谢谢!



我的从零到一

——蔡虎(“Yes想要”app、内购网创始人CEO)


我一直在想,在那个年代,我毕业之后做什么?这个问题在我在清华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一直困扰着我。我和我的导师交流。我是学电子的,那位一心想把我培养成为中国爱迪生的清华老教授跟我说,他说蔡虎,其实我并不指望你走出校门的时候,把这些书本带走,你在清华已经读了过多的书了,但是我希望你走出校门的时候,可以胸怀一座图书馆,当你遇到新问题、新知识,需要新才能的时候,你可以比其他任何人都能最快的找到需要的那一本书,去比其他任何人能够更快的掌握它,这句话让我释怀。


于是毕业的时候,我放弃了所有的清华书本,我加入了一家外企,从市场部开始做起,就像一张白纸。后来2009年的时候,我加入了百度,我又放弃了我十年以来所积累的人脉、经验和一切的一切。


在我40岁那年我准备创业,但是,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失败了,正是因为这次可贵的经历,让我懂得了,其实一无所有才是所有创业者最大的资产。经过短暂的休整,我还是决定重新开始,二次创业。


我回望过去无论是学习、打工,还是创业,似乎我一生中都在追逐着从零到一的过程,从零到一真的那么难吗?一个人的一辈子注定就在追逐零到一的过程中。无论我们是一个学生,还是一个打工者,还是创业者,或者是一名官员,或者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或者走在路上,但是每一天,所有人都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做自己,所以我想说,我们最重要的产品,其实就是我们自己。



梦想、勇气、责任与爱

——南立新(创业邦CEO兼出版人)


今天的主题是关于梦想,关于勇气,关于责任和关于爱。梦想是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那天我女儿就问我,说妈妈我听到一个演讲,说人都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是如果不能做呢?那又怎么办?我也经常会问自己这个话题。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也经常会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我想我和很多年轻人都一样,有时候你并不能马上做你想做的事,你一定要坚持你自己的梦想,这些梦想在某一天,一定都会回馈你的。当你全力以赴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身后会跟着一群,甚至比你更优秀的人,他们会支持你一直跑、一直跑。


我自己总结出来的公式是你想好,你可能遇到的最坏的后果是什么,另外你可以想一想,如果不是你自己,是另外一个人,一个你值得尊敬的人,他是怎样做出这样的选择?另外我自己最大的感受,一定要多去阅读。一旦我遇到人生困难的时候,我就会扎到网上找出这些相关的书籍,我会读,读到我自己认为我找到了答案。


另外我的父母教会我一件事情,永远不要为了金钱做出你的选择。不管选择你的工作,还是选择去创业。


我认为在我们一直向前走的时候,还要担负起来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别人之所以信任您,是因为你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当种种挑战来临的时候,我们要有勇气面对和选择,因为责任和爱勇往向前。



分享经济下的营销变革

——张锐(时趣Social Touch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首先我们从一个问题开始,中国的企业一年会花多少钱去打广告?这个数字跟GDP有一定关系。今天来看,中国每年的GDP大概1%到2%会用于营销,打各种各样的广告,大概会是5000亿到6000亿人民币的规模,你知道你一天之内会看到多少广告吗?你有印象吗?有专门的学者分析说,其实作为一个北京的白领,我们正常时候,如果你在上班状态下,你一天可能会被800到1000多条广告,让你看到过,但是可能你记住的只有寥寥无几,但这个就是现实。


虽然有这么多企业每年花5000亿的钱想影响我们,然而我们除了每天被迫看到很多很多我们并不感兴趣的广告之外,似乎没有感到这件事情给我们带来的价值。这就是以广告为核心的营销模型,基本上是一个漏斗模型。所有企业,他们希望能够加大在漏斗口的曝光,所以央视前面的广告、春晚前面的广告,非常好的交通繁华地段的户外广告,这些都是品牌曝光非常好的地方,通过大量的曝光,让消费者产生记忆、产生信任,慢慢慢慢的会形成一个转化,也就是到了漏斗的顶端。


漏斗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还有效吗?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做《漏斗将死波纹方兴》,我们事实上获取信息,我们受到影响,我们形成我们的消费决策,靠的是很多人对我们,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社交网络,我们在网络上所信任的一些个人,他们对我们的影响,让我们采取行动。中国人的人际关系天然就是波纹的关系,没有想到很多年之后社交网络上,一样惊奇的发现,整个波纹传播也依赖这样的过程。



葬礼上的光荣与梦想

——吴伯凡(《冬吳相对论》主持人,《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


这个题目大家听起来非常的沉重,葬礼上的光荣与梦想。当你想到这件事的时候,第一是绝望,再想久的话,你可能就不绝望了。一个人成功不成功,卓越不卓越,不在于你活着的时候,你位高权重的时候有多少人不停的找你,而在于你的葬礼上有多少人是不请自来的。


这是我一直记住的一个关于葬礼的第一句话。我跟我一个朋友分享这个观点的时候,他跟我也分享了一句话,不管你多有权,还是多有钱,你葬礼上的人数,还是要取决于当天的天气。这句话让我们觉得自己很风光的时候,觉得自己是非常卓越的时候,其实你并不是那么重要,或者这种重要,经不住时间的流逝、淘汰,所以这是在热闹场上,能够让我们保持清醒。这是我印象非常深的,关于葬礼的第二句话。


关于葬礼还有一句话,你要经常去参加别人的葬礼,否则别人就不会来参加你的葬礼。这句话有一个研究,研究合作经济学的专家说这句话包含着一个深意叫间接互惠。间接互惠经济学的概念,跟参加葬礼之间确实有一种密切的关联,这个关联就是你要做你应该做的事情,然后借助于整个的网络和生态系统,你的行为,他会以一种迂回的方式传导回来。


在整个大自然当中,你仔细观察,你初步观察你看到的是竞争,你仔细的观察,看到的其实是合作。无所不在的合作,才成就了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


你要变的伟大,你要变的卓越,你必须要跟你所在的网络之间进行一个密切的、正向的、多次的,非直接回报的这样一种互动,你才能创造你自己的卓越。




编辑:王皓 陈曦 韩鹏

摄影:何毅 吴志健